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fabio fabio | 17th Mar 2006, 2:54 AM | 一般 | (863 Reads)

如果我不是講波佬,我都不知道可以做甚麼。」何靜江(何老靜)可說是天生的講波佬。何老靜的父親是粵曲戲班的幕後人員,大哥當上粵曲演員,而二哥何鑑江則是足球界「名嘴」,較靜江更早入行。何老靜可算出自傳媒世家,他當上講波佬好像理所當然,今年已是何老靜入行第32個年頭。算一算,來自70年代、見證了香港足球起跌的講波佬,好像餘下何老靜一人支撐大局。

 

如果我不是講波佬,我都不知道可以做甚麼。」何靜江(何老靜)可說是天生的講波佬。何老靜的父親是粵曲戲班的幕後人員,大哥當上粵曲演員,而二哥何鑑江則是足球界「名嘴」,較靜江更早入行。何老靜可算出自傳媒世家,他當上講波佬好像理所當然,今年已是何老靜入行第32個年頭。算一算,來自70年代、見證了香港足球起跌的講波佬,好像餘下何老靜一人支撐大局。

1974年,香港電台招募講波佬,何老靜沒有靠當時已紅極一時並坐陣港台的二哥何老鑑相助,親自投考,可惜初試啼聲因「豆沙喉」而告落選。何老靜說:「要在當年的電台工作,首要條件是一把靚聲,但偏偏我就是沒有。」何老靜雖是失望,但唯有繼續以「電板」(舊式印刷)工作糊口,而且一直未有放棄投身講波界,依然自己「邊看邊講」。

機會總是遇然來到,何老靜不亦例外,他訴說由來:「在金禧杯4強(足總杯前身),當時港台只有2人要連講2場波是不可能的,因此有港台高層提議讓我試一試,加上正直電板業式微,我就搏一搏當上後備講波佬。」儘管當時何老鑑已穩坐講波佬第一把交椅,但何老靜不認為自己活在二哥的陰影下:「老實說,我不覺得活在他之下,因為他從來沒有用人事手段或職權幫我,我的事業和功力是我自己苦練得來。」

拆解何老鑑阿叔不和之謎

當年,何老鑑曾與阿叔林尚義拍擋講波,被譽為「金牌組合」,後來不知因何故拆夥,外間有傳他們因意見不合而憤然「分手」。何老靜替二哥拆解數十年秘聞:「他與阿叔沒有任何不妥,阿叔當年是因商台高薪挖角而走,換轉是我,我也會作出同樣的決定。」

失敗是成功之母,何老靜首次在電視亮相講波也遇上「成功的母親」,當時是為TVB評述足球比賽,但事後被無線高層「狂插」,他憶述:「他們說甚麼左腳控右腳、右腳扣左腳是多餘的,不可將電台的方式帶到電視。」他直言那次算是人生一大挫敗。

上一代的講波佬,包括「阿叔」林尚義、陳耀武和何鑑江等人,都是以講本地波起家,所以他們對香港足球都有自己一套看法,當提到香港足球時,何老靜的眼神立時充滿熱情的光芒,但稍後卻是無奈和失望。何老靜滔滔不絕地「想當年」:「香港足球近數十年的轉變真是很大,以往的普通賽事也可以『坐爆』旺角場,但現在連杯賽決賽也未有一半的入座率,我們這一輩看著香港由高峰一直滑至低谷。」他認為山度士是香港的「未代球星」,他之後已後繼無人,續說:「以前在香港想踢預備組都難,競爭十分激烈,今日講好像匪夷所思。」

何老靜也是想「香港好」的人,滿腹大計,他為本地足壇寫下藥方:「一、開放足球市場,例如讓投資本地足球的商業機構免稅;二、取消本地球會的外援限制,藉此提高聯賽水平;三、減少球會的注冊費,令更多人願意投資足球;四、尊重市場意見,球迷、傳媒、球會等的意見是十分重要;五、馬會將賭波規範化下後的利潤應分配給本地球會,讓他們有資金購買球員、成立青年軍等;最後,當然是政府帶頭培訓本地青年軍,改善青年軍與甲組的涵接系統。」

現時心態:「煮熟便吃

經過數年前破產的人生低谷後,何老靜嘗盡人情冷暖,對前事不願多提,但就感嘆現實難熬:「2002年離開有線,收入失去支柱,兒子才中學,沒有時間想太多,現在的心態是「煮熟便吃」,涯得一天多一天。我現時與港台只是簽了半年「件頭約」(即以節目的數量計算薪酬),根本上沒有保障可言。」

何老靜當了30多年講波佬,經歷了7屆世界杯(不計算球迷時代),他感覺近幾年國際大賽被頻密的歐洲聯賽賽程拖低水平:「可預期的是,大型賽事的爆冷將會愈來愈多,弱隊打敗勁旅的機會將增加,因為現在效力大球會的球星都應付不了頻密的賽程。球季完結後,他們已經疲於奔命,相反,弱隊的球員卻以逸待勞,因此名牌球星往往季尾大失水準,弱隊便有機可乘。」

談及2006年世界杯的熱門球隊,何老靜指巴西具「冠軍相」:「巴西今時今日已經『超班』,球員技術了得,連門將不穩的一環也改善了,我相信世上都沒有超過兩支球隊可以與他們匹敵。」又補充了世界冠軍應該具備的元素:「現代足球是強調整體,但同時要包有一兩個『keyman』(球隊核心)帶起其他球員,而且球隊必須要跟隨自己的節奏比賽,不要被對方牽著鼻子走。」

時至今日,阿叔已近退休之期,講波的日子亦不多,上一代的講波佬只剩下何老靜一人。套用阿叔一句名言,「每多講一日也是福氣」!球迷,應該珍而重之。